一肖两码中特货到付款
  當前位置 大亞灣核電運營管理有限責任公司  > 新聞中心 > 國資動態
國資動態
 

充分彰顯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的張力和活力

基本經濟制度是具有長期性、穩定性和根本性的制度安排,對經濟制度屬性和經濟發展方式產生決定性影響。任何社會的基本經濟制度都是現代社會國家制度體系與治理體系的基礎性制度,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是鞏固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重要基石。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指出,堅持和完善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等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將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上升為基本經濟制度,是我們黨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和中國國情緊密結合,對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認識不斷深化的重要產物,是我們黨的重大理論創新,充分彰顯了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的張力和活力。

以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強調的是生產資料歸屬關系這一根本問題,具有本質性、決定性特征,是生產關系的基礎,它決定了分配關系及其分配方式,也深刻影響經濟體制及其運行機制。以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反映的是社會生產方式、社會生產成果的分配方式。生產資料所有制的穩定和發展必然要求分配方式穩定和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則反映了社會的交換方式、資源配置等,對所有制關系及其實現方式有重要作用,也需要具備穩定性和長期性。

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三項制度共同構建了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框架。三者相互聯系、相互支撐、相互促進,形成“三位一體”的有機整體,既是社會主義優越性的體現,又是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社會生產力發展水平的表現,標志著我國社會主義經濟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對于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具有重大而深遠的意義。

堅持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基本經濟制度的探索和確立經歷了漫長而曲折的過程。第一階段,從1978年到1992年,單一公有制的弊端不斷暴露,以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為補充的所有制結構開始登上歷史舞臺;第二階段,從1992年到2002年,我們黨創新性提出了以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經濟制度;第三階段,從2002年到2012年,第一次提出“兩個毫不動搖”,強調保障公有制的主體地位,提出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并指出股份制是公有制的主要實現形式,為非公有制經濟的發展提供了更多的政策支持和擴大了準入空間;第四階段,從2013年至今,所有制理論不斷深化和完善,在“兩個毫不動搖”的基礎上進一步提出,“保證各種所有制經濟依法平等使用生產要素、公平參與市場競爭、同等受到法律保護”,強調以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重要支柱,也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根基。

實踐證明,公有制經濟和非公有制經濟二者相輔相成,相互促進。公有制經濟是長期以來在國家發展歷程中形成的,為國家建設、國防安全、人民生活改善作出了突出貢獻。與此同時,非公有制經濟從小到大、由弱變強,在穩定增長、促進創新、增加就業、改善民生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既要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也要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一是推進國有經濟布局優化和結構調整,進一步增強國有經濟的影響力、控制力、競爭力,深入推進國有企業改革,優化完善中國特色現代國有企業制度;二是繼續大力支持和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鼓勵混合所有制經濟發展,健全支持民營經濟、外商投資企業發展的營商環境;三是強化各種所有制經濟依法平等使用生產要素、公平參與市場競爭、同等受到法律保護的法制安排,構建親清政商關系的政策體系。

堅持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

改革開放以來,伴隨著我國所有制經濟制度的歷史演進,分配制度也隨之變遷,主要經歷了四個階段:第一階段,從1978年到1992年,以打破平均主義為突破口,重新確立了按勞分配原則,否定了收入分配體制的高度集中和平均主義的分配方式,同時,肯定了其他分配方式的合法存在,但是這一時期的其他分配方式仍然處于補充地位;第二階段,從1992年到2002年,為適應其他經濟成分快速發展的現狀,在實行堅持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的同時,提出了“把按勞分配和按生產要素分配結合起來”的分配政策,為生產要素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參與收入分配提供了政策支持;第三階段,從2002年到2012年,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日趨完善,按勞分配與按生產要素分配相結合的分配政策也日益完善,明確了生產要素參與分配的原則,更加重視收入分配差距問題,逐步強調公平原則;第四階段,從2012年至今,注重在提高居民收入的同時,將重視公平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著力讓人民共享改革發展成果。

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收入分配差距問題,多次強調:“‘蛋糕’不斷做大了,同時還要把‘蛋糕’分好。”國家持續不斷推進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實行一系列縮小收入差距具體舉措,人民群眾收入水平得到大幅提升,收入分配關系得到明顯改善。1978年城鎮居民可支配收入、農村人均純收入僅為343.40元、133.60元,2018年中國城鎮居民、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達到39251元、14617元。值得重視的是,我國目前的收入差距仍然處于高位、合理的收入分配格局尚未形成、勞動收入占比較低的問題仍然存在。

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必須進一步縮小收入分配差距,堅持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一是通過健全勞動、資本、土地、知識、技術、管理和數據等生產要素按貢獻參與分配的機制,規范收入分配秩序;二是健全社會再分配調節機制,完善以稅收、社會保險、轉移支付為主要手段的再分配調節機制,提高直接稅收的比重;三是重視發揮第三次分配作用,發展慈善等社會公益事業,鼓勵企業創業和創新、通過教育和培訓提高人力資本、拓寬居民財產性收入的來源渠道,不斷擴大中等收入群體,形成橄欖型的收入分配結構。

堅持“看得見的手”和“看不見的手”相得益彰

改革開放以來,我們黨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構建是一個實踐、認識、再實踐、再認識的漸次式演進過程。總體上歷經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從1978年到1992年,這一時期政府與市場關系實現了從“主輔論”向“層級論”的過渡,政府逐漸減少對自由市場的限制,在認識上突破了社會主義制度與商品經濟不相容的傳統觀點,在經濟運行機制上突破了計劃與市場分區調節的管理模式,但這一時期并沒有跳出計劃經濟的框架;第二階段,從1992年到2012年,這一時期我國經濟運行特征發生了根本性變革,在思想上打破了“姓社姓資”的傳統認識框架,根除了將計劃與市場視作兩種意識形態差別的傳統觀念,在實踐中開創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實現了政府與市場的關系從體制外的分層管理轉向體制內的有機結合;第三階段,從2012年至今,在深化改革中構建市場決定作用與政府更好作用的雙向強化關系。市場決定資源配置被視為社會主義現代化經濟體系的內在規律,市場和政府被視為資源配置的兩種手段,提出“看得見的手”和“看不見的手”有機統一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理論。

目前,我國商品基本實現了市場調節價格,土地、資本、勞動力、科技等重要生產要素市場化改革不斷推進。政府職能加快轉變,宏觀調控體系不斷完善,“放管服”改革成效明顯,我國營商環境全球排名繼2017年的第78位躍至2019年的第31位,連續入列全球優化營商環境改善幅度最大的十大經濟體。但與此同時,仍然存在一些束縛市場主體活力、阻礙市場和價值規律充分發揮作用的弊端,比如市場秩序不規范、生產要素市場發展滯后、市場規則不統一、市場競爭不充分等;此外,一些政府職能仍存在錯位、越位、缺位現象,該放給市場和社會的權沒有放足、放到位,該管的事情沒有管好、管到位,都阻礙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完善。

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必須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一是進一步厘清政府與市場的邊界,減少政府對微觀市場主體和經濟活動的干預。健全以公平為原則的產權保護制度,推進高標準要素市場制度和體系建設,加快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二是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政府要加快職能轉變,創新監管和服務方式,提高運行效率和管理效率,運用經濟、法律、技術標準等手段引導調節經濟社會活動,為市場經濟發展營造良好環境。

文章來源:學習時報                                         發布時間:2019-12-11

 

 
一肖两码中特货到付款
夜里在网上干点什么能赚钱 排列三app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公告及走势图 玩的人最多的捕鱼手游 晓游棋牌下载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129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90 福彩 26选5福利彩票开奖查询 安卓手机广告赚钱